• 高考后杂谈

    分类: | 2016-06-20

    高考终于是结束了,迎来可能是未来最后一次长达三个月的长假。

    用多数人的话就是拼了三年换取了这三个月,我反正真正只拼了三个月,就当加上这三个月我休息了三年吧。这三年书没多读,电影没少看,朋友没多少,女朋友更无从谈起,唯一可以拿出来说的也就学会了打篮球,突然回想起来自己还曾报名去学这玩意,最后搞的自己闷闷不乐回来写了一篇什么篮球是强者的游戏之类的。不过在学校想打篮球的动机的确是迫于现实——周围没有别的事可干,而且也没有人在学校去玩篮球以外的东西,所以一件事既能消遣自己又能借此融入集体,那么就只能专心投入了,可以说这休息的三年中,唯一现实点的目标就是学会各种花式动作和抓球,但打到后面我也明白,实际上动作和抓球什么的在篮球中都是虚的,在我们这个层面,一米八或身体壮硕才是实的,但这些学不了。

    时至今日,除了上场对抗用不出来,平时想玩点什么动作已不是难事,也就是说,我当初最现实的目标也实现了,尽管是本末倒置。但没有了现实目标的我坚定的相信自己会回到无所事事的状态中度过这三个月,为了防止这种状态成为常态,我决定给自己找点至少看起来像是正事如锻炼之类的事情做做,所以特地去理了个曾经认为是地痞流氓才会理的发型(这当然是老一辈灌输的无稽之谈),因为感觉这些人对于锻炼的需求会比正常人更为迫切,所以既然我已经一只脚踏入他们的特权范围,那我理应争取更多。当然,这也意味着我以后必须要以同类的眼光看这些人了,不过我并不因此而难过,因为这些人中,或许就有人和我一样喜欢看《狮子王》呢。

    分享到:
    Tag: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