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篇小说7

    分类: | 2012-07-11

    他们没有应声。

    我又重复了一遍,状况如上。看了他们一会后明白了,这两人的行为使得他们的人缘极其低下,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只来找我的原因。但不巧我人缘也不行,原因是太多人想的太简单,却认为自己很了不起,我很反感这样的行为,况且他们总是要把各种词语用在自己身上,而我在一旁听着,更显得我傻,所以我当不了人缘好的人,有些时候说一些话给想简单的人听,听不懂的人多数骂你傻,连话都说不来,或是装作没听见,然后等自己想明白后又跑到我面前回话,然后又骂你傻。所以我干脆不说话,等他们想明白后再去传递我的话吧。

    但以上不是今天的内容,回到现实。我们最后去了土豆家。

    土豆家不算大,但安排合理,看着舒服。进去时,土豆仰头靠着椅子,电脑开着,眼睛半翻朝上,样子颇为惊悚。如果不是看到他的手仍在点击着八成会有人认为他死了。他用颤抖的声音欢迎我们,让我颤栗不止。看着屏幕上红色的“失败”,我大概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于是叫回了站在门口不知如何是好的两人,准备齐心协力攻克难关。整整六次,终于过了,这时看着土豆的表情如同杀父仇人终于被干掉一般,应该在来之前他就试过不少次了。

    至于后面,由于电脑桌紧挨鞋柜,我们四人挤在一起很久了,大家手臂都麻了,暂时不能分开,直到其中一人想去小解才赶忙分开,分开后两个人不愿意回来了,拿起了豆子枪玩,而我则继续看着土豆玩着可以令他神情跌倒起伏的东西。

    两人的豆子枪用起来不怎么样,或者就是他们玩起来不怎么样,飞弹满屋乱弹,经常射中我们。一次在游戏快输时,两个其中一人的“子弹”射中了土豆,痛的他狠狠的按了一下键盘,使游戏赢了,我想,世界真是无奇不有。

    大概在五点左右我们又要回去了,但这次却并没有以往一样如释负重,可能是平常的我想多了,但事实就是如此。

    大约在三个星期内,两人第一个找到人不是我了。

    Tag:
  • 一篇小说6

    分类: | 2012-07-10

    那个叫声是我妈,看来在经过几次拒绝后他们终于明白怎样最有效,但仍然让我想不通的是,三个互不是朋友的人为何要费劲心思搅在一起干一些无意义的事,我想如果他们有一天能明白情况也许会更糟,因为他们将会什么都干不了,也不会想去干,虽然现在也是什么都干不了。

    但有些事情,说给他们也不会明白,原因是有些人明明知道自己什么都没干,偏偏对所有人都说自己干了,而且干的很有意义,说着说着,他们会认为自己真的干了,在我看来他们不外乎这种人。关上门,出于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嘿”,两人激动的不得了,他们从未见过我出来时态度如此好过,于是回了一声“嘿”,又叫了我的名字,于是我又回叫,直到大家都觉得无聊时才总算出发。

    一路上,我问他们:“找我干嘛”?其中一人说:“玩”,“玩什么”?我又问,他们回“不知道”。如果这是我和他们第一次出来,我一定扭头就走,但关键这不是,且类似的对话已经有过很多次了,于是,我比较配合的找了一个可以坐三个人的椅子让他们过来慢慢想。

    过了一段时间,好像两人都若有所悟,于是我加了进去。这次两人决定要让今天有意义,想让大家去看电影,这个提议我倒是无意间,反而相当赞同,这是他们做出的唯一一件事让我比较赞同的。正当准备出发时,两人摸了不止一下包,然后那热情又瞬间消散了。让我比较欣赏的是,他们没有硬拖着我去叫我付钱然后说记我账上再让我继续,而是重新思考,我想到我出来一次不容易,还是帮他们一下吧。

    于是,我又提议,去某位同学家吧。

    Tag:
  • 想到这里,已经是离土豆与三人行几个星期的的时间了,而突然打断我的是一声“周子渊”的叫声。

    我之所以不想认为这是叫我的声音是因为很早以前我就认为这个名字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你叫周成功,每个人都能理解,但“子渊”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很不能理解,虽然想想就能明白父母其实是想我渊博,但却不想改成周渊博,而加一个子,这就很让我犯难了,子并不能把两个好不关联的字连在一起,但他们却恰好做了。但这并不代表我就想叫周成功或者周渊博,这种名字一听就知道父母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名字于是随便带了一个好听点的名词,所以,在还没有找到更好的名字之前,我还是假装我是周子渊。

    找到了声音传出的地方,是在门背后。打开一看,又是那两个无所事事的人,也许他们真的是无所事事了,必须来再找一个来一起无所事事。没等他们多说,我已经把门关了一半,在我看来,他们就是一定要三个人才能混在一起的,但乐起来却总是没有第三人的份,在我看来,这段缘分是不能叫朋友的,所以自然没心肠和他们在一起。

    但我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使我不得不继续和他们傻一阵子。

    Tag:
  • 今天没有

    分类: | 2012-07-08

    今天没有续集,望原谅。

    其实没有续集的原因有多个,一,我被强迫去学校体育锻炼,心里好不容易服气了,但身体却没有,自然出现了很多问题,手指有至少七只在疼。二,有些时候把发表的文章像电视剧一样的每天必定要倾泻出来一定份量未必是好,要先看看倾泻出来的东西有没有人看。三,今天由于上午发生了一点意外,不得不在下午写,思路无处找。

    介于上面三大原因和无数小原因,我决定暂时不写。

    Tag:
  • 《一篇小说》4

    分类: | 2012-07-07

    生活再一次回归了平静,虽然它从未起过波动,但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至于为什么平静,可能是两个无所事事的人终于在周六找到事情干了,但很奇怪的是,两个和我的生活毫不相干的人为什么会使本来就平静的生活又一次回归平静,很显然,前面一个是我第一个想到的,而后面一个是现在想到的,而我自己感觉很正常,但有些事情却总是让第一个意识来做,让第二个意识来后悔。这是我所不愿意的,但恰好错总是在先,而大家的生活又如此忙碌,没有时间先对所做的事做一遍再来慢慢想是对是错。

    好了,三个傻瓜和一个土豆的故事完了。短暂的休息过后还是要回归现实,那就是没有休息。

    不管这是不是我的第一个意识,生活回到了正轨,这么想是因为生活总要受苦,而放假不用。但我只想说的就是,下面的日子中,上面的各种事情没有重演,也没有新演,更没有加演。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主角是我而恰好我这么想,但现实如此,而且我接受了。

    这个学校留给个人表现的空间远不如游戏厅中的多,所以我的想法在很多时候排不上用场,但在这里派得上用场的东西在未来又排不上用场,对比一下我还是决定先装的自己派得上用场再去想为什么是我。每天近十个小时,学一堆未来基本派不上用场的东西再装作自己很有用,每个人的生活都是如此,而我唯一知道的是,那些人中有我一个。

    Tag:
  • 《一篇小说》3

    分类: | 2012-07-06

    但我并没有说出我的发现,不然我也变罪人了。有些时候,在一个集体中,出现一个罪人是不能帮他辩解的,哪怕他真的是对的且犯事者也明白他是对的,但在大众的怒火找不到地方发的时候,和这件事关系最近的人就倒霉了,但那个人一定不是发动者,多数是提议者。

    集体多数情况下凝聚不起来,一到这种时候便立刻团结起来,先惩罚自己可以惩罚的,再私底下骂发动者,最后还是得接受事实。这种事情在我眼中发生了很多次了,但没有一次发动者意识到群众的抱怨而改变计划。

    反正这件事结束了,班上又回归平静,每天吃饭,睡觉,上学,看着某些东西胡思乱想,回家和父母吵,日子充实而无趣。五天过去,我又不得不和两个朋友和一个土豆到小区里傻一晚,每次基本都是同样的内容,骑着车绕小区,骑到某人家又骑回去,而我妈却很赞同这种行为,原因是既可以锻炼身体又可以增长同学之间的感情。但我认为,晚上绕小区骑来骑去还要担心有没有不打灯的电动车既可以锻炼身体又可以增长感情实在让我不能理解,但我被强迫去做了。今晚终于没有骑来骑去,原因是其中一人的车不见了,但接下来的事情确实让人费解。

    四个人同时穿着全黑的校服,坐在有着四把椅的桌旁,各自低头不语。过来一段时间,还是没有人发话,旁人一看到恐怕会认为我们四人都是出来混的,一开口一定是“明天有人要来抓我,兄弟们快逃吧”类似的话,但过了一段时间,还是没人发话,于是土豆急忙找理由开脱走了。又过了一段时间,我也想急忙找理由开脱以免保安找麻烦的时候,其中一人终于发话了:“这次出来到底干什么”?,而另一人又说:“我还以为你想好了”,于是两人立刻争论起来,这番对话倒是让我明白了我的角色,但我没有想,急忙离开了。

    从今以后,我再也没有和这两个人在星期六晚上走过。

    Tag:
  • 《一篇小说》2

    分类: | 2012-07-05

    “如果你爹死了你会怎么办”?土豆以平常的语气对我说。

    我的脑袋一下想不出什么答案,说实话,我还真没想过,也许是因为我本身就有着一个不平常的家庭,在六岁时,我的原父亲和母亲离了婚,而我是在九岁才得知,不知晓的我一直叫养父为叔。但我并没有表现出多么悲痛,实际上的我对这件事一点异议都没有,原父亲亦然把我当儿子看,养父亦然,而我夹在中间自然提不出,并且离婚又可以为我今后学习的吃力带来借口。如果有一天,其中的任意一个死去,我的第一反应肯定不是哭,因为很早以前我就认为悲痛是发自心里而不是表面,一开始就哭的死去活来只会更加影响家人的情绪,那么到时候要办葬礼的恐怕就不止一个了。唯一的方法只有转移注意力,去郊游钓鱼什么的,但事后你又会被骂不孝,所以搞的如此复杂的事情我还是希望世间能少发生一点。

    于是我回他“还是让我妈决定我该怎么办吧”。

    但没想到这件事情发生了,但那个人竟然是土豆的爹,而且早在他问我之前就发生了,知道这件事以后我显得无比愧疚,平时真不应该在他店上讨价还价,虽然赚的还是他。而且让我感觉奇怪的是,我表面的愧疚竟然比土豆要重,但我没有问他,怕的是他一时爆发,会弄得我不知所措,况且这件事和我的唯一牵连只有以后买文具要走远路了,于是我安慰了一下他,走开了。

    剩下的几天里,很多人都来安慰土豆,并说只要有什么困难一定帮上,这是唯一一次让我感到了集体对个人的关怀,而突然有一人说道要募集捐款,不巧被老师听到,一时觉得是个好主意,立即创办了一起捐款,还必须是现场捐款。这时有些人不愿意了,首先这些人都是刚领到钱不到三天就花出去的,现在身子里只有些充数的纸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现在动嘴皮要付出的代价到了,所有人都怪罪到了提议人身上,但他也不好做啊,真正好心提个议,到头来还是罪人。

    而我发现的是,集体怪罪的到头来都是集体中的一人,而不是惩罚他们的那么一个人。

    Tag:
  • 《一篇小说》1

    分类: | 2012-07-04

    好了,以下便是鄙人的作品。

    《一篇小说》

    我叫周子渊,无法选择的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有着一对不普通的父母,上了一个无法选择的中学,但这些并不是我生活的重点,这么想的原因可能是我生活本身就没有重点,吃饭,睡觉,上学,和父母吵架然后幻想着有一天他们把我逼疯了我就去自杀,然后又想好像明天是星期六还是在继续留在人间比较好。每天重复着这样的生活,然后等待有一天能有一颗原子弹降落在这里,可以短暂结束这里的生活。

    但不巧的是,今天是星期一,没有太多时间给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今天还是得重复一会这样的生活再期待每天会不会有什么转机。起来穿好衣物,吃完早点,骑上车去上学。

    路上行人多数是老头和学生,在我看来两者并没有差别。一个没了希望,一个唯一的希望就是学校在下一秒倒塌,然后又没了希望,和旁边墙上的入学宣传画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一切想完后,到校了,这里是这一带最好的中学,可能是因为这附近就没有几所中学,而最大的一所就是这里。门口有不少保安,因为之前的各种校园惨案后终于上面批准可以多安排几个了,不在乎他是否是六七十岁,有气势就行。这话一出后,保安的确多了两倍,但平均年龄却多了四倍,这些人出了还站得动以外没有一点不像本该每早晨听着收音机散步的老头,不是穿着制服你会以为进错成了养老院,可这一切我在一个星期以后慢慢熟悉了。

    心里想着,走进了教室,还是老样子,该抄的抄,没抄的睡觉,剩下的几个才是出于无奈老老实实在上面管纪律的课代表们,现在回想一下自己刚进来时的领到的中学生应遵守的校纪校规,身边的这些人基本除了没有违反过不能吸毒以外什么都犯过了,但可悲的是天天进来传输做人道理的老师们更不知道该怎么做人,自然没有闲心管教他们。

    想到这里,我的同桌土豆已经坐下了,我们叫他土豆的原因是因他的身材呈现出一个完美的土豆形状,并且他的原名太难叫,在初一时我和他很要好,可能是因为我喜欢多想而他喜欢想我在想什么,我认为这很无趣,于是和他在一起时,我便暂时不想,但他仍然在想,这又显出了我很无趣,于是只能继续配合他,在初二时我们很少在一起了,可能大家都觉得短暂的休息时间互猜对方在想什么是一种浪费。但我还是和他在一个班,不可避免的要发生一点猜测,最近一次是谁偷吃了我的土豆片。

    这时,他转过头对我说……

    Tag:
  • 还是一通知

    分类: | 2012-07-03

    今天是来为前一章的通知道歉的,首先,那几天要中考没来得及写,其次,今天我也不打算写,可能因为刚考语文,或是在写前思考太多暂时写不出理想状态,在这里申请电脑前的读者和父母原谅。

    要表达的只有以上,但请各位不要以为我是在偷懒,我花在这篇博客上的时间不会比任何一篇短,我等了十分钟的加载,用了十分钟来想到底怎么写,十分钟写完,又用十分钟检查有无涉及到什么不和谐字眼,又用了十分钟去找网易博客的密码是多少,最后做完了,也要花上几分钟来做一次读者再看一遍,确实不易,望体谅,在几天内我一定献出原作。

    Tag:
  • 一个未来的通知

    分类: | 2012-06-01

    这次纯属说明一下,在未来的几天或几个星期内,我将会又写一篇不知算不算小说的文章,但和以往不同的是,如果以前我写的都是纯作文性的文章,这次将会是纯娱乐性的。

    这次我的灵感便来自列入我初中生命三年的学校,每天看似枯燥实际比看似更枯燥的学校生活,每天听着一样的课程,一样的广播,一样的抱怨,不知不觉,我发现这三年又快到了,也许是我想的多了,但在我看来,只有用文章来表达以让我在最后想起我是如何度过这三年的,即使它们看起来没有二样。

    主人公的名字我就用我自己的,其它人我会用第三人称一一带过,至于我为什么不把实际的自己搬上去,也许是因为写实文要考虑当事人的感受,而小说只用考虑读者的感受。

    文中的“我”会有现实的我一样很多的疑问,一样的体验,感受,但我要强调的是,他只是一个小说的主人公,而不是我,到文章最后,他将会被一个句号而终结,而唯一留给我的就是读者的感受。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