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个月前的我,丢出一堆四不像文章,开始远走高飞,感觉良好。

    如今的我看到往日文章,感慨万千,在回家的路上酝酿良久,回想着昔日的辉煌,准备从此回头继续将曾经的梦还原。
    但离开的日子里,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要装逼”。于是,我怀揣着梦想,继续在博客上装逼。
    这么做的后果我比谁都明白,我甚至希望能马上看到后果。
    但我仍要这样做。

    到这里,这篇文章已彻底和我的初衷脱轨,因为我在往日的记忆中找到的没有一个是我的初衷,我也不希望为这篇文章搞特例。这座鱼龙混杂的大厦中,发表初衷似乎很难,比如第一次我喜欢写儿童作文,于是我的第一页记忆中都是儿童作文,第二次我喜欢讲自己都未想过的人生道理,于是第二页记忆中全是别人的处事经验,第三次我喜欢乱拍照然后发表意见,于是第三页的记忆没有文字只有标题,第四次我喜欢乱忽悠你们,第五次喜欢为乱忽悠你们而道歉然后继续忽悠你们。不知不觉中,我的记忆已写成了书,但书中都不是初衷,因为我不想太装所以我对此事保持沉默,希望找个志趣相投的一起沉默。但后来我又发现,没人和我趣相投,更没有人和我志相投,通往理想的路上,始终是残酷大于现实。慢慢的,没人愿意去理我,去想我,看我只是因为我在跌倒时发出了声响,我的初衷永远是美丽而梦幻的,所以摔倒了无数次却仍未能跑的我不再去写初衷,他们被关到了第一页,而现实的我,宁愿残酷。
    慢慢的,我的一切行为被看为了装逼,我很高兴,终于没人不再理我了。
    现实的我既是如此,也许未能在同是梦想的路上被赞扬,仍能在路上被议论,虽然——这仍是梦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豪迈的)

    Tag:
  • 分类:好文章不以类分 | 2012-08-10

    你们也许会烦了我每天准时的发牢骚和扯闲,其实我早就烦了,我也很想将自己的真正水平储蓄一久再发挥出来,但我之所以怎么做的原因是因为我使用电脑的数量和这里数量有关,而不是质量。

    但我其实还是得感谢我的父母,他们对我使用电脑的条件已经不算刻薄了,我不需要付出劳力和成绩,只需要每天在这里堆字和听他们发牢骚,经管我自己也曾抱怨过,但现在想通了,嗯,至少现在想通了。

    我想尽量改改自己文章的质量,但我知道这希望最终还是空话。

    Tag:
  • 我的主题

    分类:好文章不以类分 | 2012-08-09

    看,多么棒的一天,早上被骂起来,中午被骂出去,晚上又被骂着睡觉。

    当然最后一项是我想象的,现在是下午五点半,我试图写点什么,想起昨天父亲的请求我不打算再把忽悠的意图和忽悠这两个字说出来(上面的两个可不可以不算),那好吧,我一边戴着耳脉但也不知道在听着什么,一边打着字然后看不知翻了多少次的漫画,日子就是这样过去的,连你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什么,还试图与别人比谁过的更舒心。

    行了,我的闲扯过去了,但什么是主题,我不知道。

    我是否该加一个主题。

    但这却不能是(  )

    虽然我试图写过。

    最后还是得重复。

    啊。我的天。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上面就是我的主题。

     

    Tag:
  • 这并不有趣

    分类:好文章不以类分 | 2012-08-08

    我认为自己现在基本只干两件事情,一是忽悠各种东西,二是盯着电脑发呆。

    第一种我就不解释了,我相信很多人也是如此干的,而二则是因为真的想不出可以干什么或找不到可以干的,两者绝不反生在同一段时间。当然,有时也不一定。

    现在是下午刚刚发完呆后,昏昏欲睡,但还是得为了前面发的一个小时呆付出代价,然后大家知道了,你们看到的东西又是只不过是排列不同的一堆文字,至于他们看起来或堆起来到底一不一样,我认为的是,肯定一样。

    可能在很久前我认为这样玩很有趣。当然只是从前,现在的我做到的只是如何使它们有趣,而不是我有趣。

    Tag:
  • 从今天开始,生活开始规律,当然,还是幻想。

    这是我唯一终于决心要做一件事了,通常不会持续太久,但有便足够了,反正不久要开学了。

    如上所述,写完这篇博客后晚上后我的日常作息便要添上某些东西,但总数不变,说明又要把前面的东西删一点,额,可能多那么一点。

    是不是该结束了。

    现在是正题,上面的话是真的,但我认为这样写很无趣,也许是我本身就很无趣,不能在写任何一种体裁的文章中找到乐趣,只能不断的把自己所做所想往上面添,添成一种我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体裁,但问题又来了,我认为这种体裁很无聊,而且更多时候我所想的还要受各种限制使得真正想法通常只能在结尾表现。

    但我不能违背自己说的话,而且我的确最近写不出续集,所以对不住了,换一个方式的忽悠还要继续。

    Tag:
  • 唯一事件

    分类:好文章不以类分 | 2012-08-06

    今天心情太乱,无法安静下来。当然,只是这一会有点,但有些时候一个人在一天内倒霉了一次即认为一天都倒霉,为什么不快点出现个五百万让我捡,平复一下心情,然后越想越烦直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经过些什么让自己怎么烦。

    事情是今天中午烦了一会,到晚上后几个长辈想用一张单位送的票去kTV乐呵乐呵,经过一段辩论后最终同意我没去,虽然到这里我还是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想我去,但既然已经占到不去的便宜了,想再便宜一点就不好了,所以可能在他们没听到再见的情况下出发了,租用了一辆四个轮子的载具回去了。

    本以为自己为不去ktv省去了很多时间,但真正省的只有先走的两分钟。刚进家门几分钟,父母回来了,这倒是远远低于了我预期的时间。一冲进来,便吼我站了过去,然后问我知不知罪,我顿时紧张了,以为自己前两天上网没写博客的事情被发现了。骂了半天才知道自己出来时没通知,中途其实没被妈气势所迫倒是被她说出发生的万一吓到了,在这里道完歉后,心情自然无法平静。在这里虽然家长的做法不算明智,但还是很体谅他们的苦心。谢谢你们。

     

    Tag:
  • 分类:好文章不以类分 | 2012-08-02

    下午,晴转多云,盯着电脑发呆找灵感。

    半小时后,开始下雨,中途用了很多东西找灵感,如钟或可乐罐及表弟之类的,但结果是,没找到。

    这几天太过平淡,一样的时间起床,吃饭及听唠叨,这些都是事件,但连起来就什么都不是,当然这种时候当日记写更好,连父母都这样认为,于是我会提供一段日记做做比较。

    一次日记

    早上,被电话催起床,然后躺下继续睡,直到又被表弟惊醒,然后吃饭,回家,陪表弟看看海绵宝宝,然后发呆找灵感,斥责表弟喷我一身水,然后接电话,然后大概(这篇博客是在下午写的)是吃饭上网睡觉之类的。

    有人会说我这不是日记,可我认为日记就是把一天之内干过的事情大概描述一下,以我的方式组合在一起就是如此,至少我把他看成日记。

    综上所述,我还是不把事件组合成日记。

     

    Tag:
  • 今天是万里无云的好日子,晴空万里,阳光格外明亮。正当早晨天边的第一片曙光照亮卧室时,我便把它抹杀了,对于我来说,比起活力四射的阳光,更让人讨厌的是未关好的窗帘。

    关好之后,自是无心睡眠,算着这颓废不堪的日子何时到点,至于有些人恐怕还在祈祷开学那一天可以有一次意外,这些人多数是搞混意思的,多数同学告诉我的都是希望“意外”,但如果仔细想想,如果某一天去上学突然一颗陨石砸到学校却没有一个人受伤这不叫意外,叫惊喜,但反过来它只砸中了你一个人这才叫意外。不管这些,假期到了一半,堂弟每天除了问我该如何写作文和看我写作文就和我相差生活差不多了,而我的生活就和其他同龄人差不多,生活中缺少惊喜,而惊喜的一瞬间多数是在长方形物体中表现出来。

    今天我没有什么事件可说,而唯一的事件就是我找不到事件可说。

    顺带一提,上面不是续集。

    Tag:
  • 看了前面的很多篇日志,虽然题目不同,但表达的意思都差不多,那便是我在忽悠你,其实我自己也不喜欢这样,但毕竟最早创建博客这个不是我想的主意,所以我在此的作用只是往上面填字,而他们又没规定要填什么,所以我只能尽量写出想写的,可以看出,在我博客的前五页都是真情实感,直到现在才频繁出现忽悠,虽然前面也有但还没有现在忽悠的直接,既然现在我都说出来了只能在此道一声歉,我保证在这段时间内不会再出现这类玩意了。

    但我仍然没有写续集的思路,所以我会尽量把打发的话换成身边的事件,这些事或多或少,或真或假的或是连我都不知道真假的,但它一定会出现在这里。

    不知你们会怎么想这篇文章,或许在我看来他还是忽悠,所以我再写点东西吧。

    现在说的是我对前面文章的反思。

    早在一年前,因爹妈宣传力度不够,博客无人问津时,我便开始学习如何更好的忽悠读者且又让对方说不出话,反正也没多少人来教导我,爹妈为此想过很多办法,比如限制字数或段数,但自从知道有现代诗这东西后我便不再烦恼这些限制,最后父母看见无望于是开始转移注意力了,于是我便开始猖狂了,直到这个假期,终于在此反悔之前,当然家长还是起到了很大作用。现在,我决定不再忽悠大家,至少让你们看不出我在忽悠你,欢迎来教导我。

    到现在我还是想问,是不是字数多就是不忽悠了呢?至少现在是。不然在看到这一段时,我其实还是在忽悠你。

    Tag:
  • 还是通知

    分类:好文章不以类分 | 2012-07-30

    这个假期我是不打算再写续集的了,因为我发现写到后面我的思路只有那么几句话呈现出来,而其余的七八段都在凑字数。如果最后我想呈现出来的人物最后变成了我自己那是很不幸的事,因为我自己除了写东西什么都不干。

    至于后面写什么,还是一样,我还是不知道。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