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泰国

    分类: | 2013-07-21

    暂时不出续。

    我有六天没上传东西了,因为我在泰国没电脑用,现在既然回来了,不得不写些东西来回顾一下泰国历程。

    第一天:没什么好讲的,黑灯瞎火的到达普吉,窗外的可见度不足5米,的确从机场过来没看见多少灯火,回到酒店已经早上六点钟所以干脆不睡却被家长骂。大致去了一下水果园之类的什么地方。其它记不得了。

    第二天:由于不想让这篇东西变成普通的旅游日记所以省略

    第三天到最后一天:去了一下海滩。其它不想说。

    说到这里,肯定又有人要说我忽悠了,所以我补一下其他东西。

    我轻轻的走在岛上的沙滩,潮水带走了我的脚印,却将贝壳带到了我的脚底,当我还来不及留心去感受这美妙的一颗时,这美丽的贝壳已经发出了来自海对我的第一声问候——好吧,疼死我了。

    咸咸的海水覆盖了我的身体,并不如我想象中的那么冷,当我通过眼睛试图去观察这浑浊的海水时,我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奇迹,那是来自海底,来自海底每个生命的奇迹,而当我想伸手触摸这奇迹时——处理一下小问题,水不太好喝。

    剩下没要说的了,其他我认为使我惊奇的地方不多,除了草草听了些乳胶的制作,蛇毒的提炼,宝石的开采以外这次旅行对增长知识用处不大。

    Tag:
  • 汉斯

    分类: | 2013-07-20

    很快,他们实施了这个计划中预想的种种措施,亨利去吸引注意,而汉斯不擅长这点,所以他负责将货物从店里转移一下,通常会挑一些较为轻和小的物件,方便逃走。当然,有时候也会拿一些食物,在无法销赃的时候,食物会显得比较重要——自从亨利离家后。至于芬克,则站在了离店面较为远的桑树后望风。

    他们特意选了一个人较为少的日子——阿尤节,多数信仰阿尤神的瓦克萨斯人都会在这天带上自己的家人去礼拜。当然,三个小鬼可不会,汉斯除了记得那东西看起来像蛇以外什么都不知道,而且也不想知道。总之,这一天内,整条街上只会有数家商店开门,而麦斐的杂食店是个不错的选择,因为人人都知道麦斐眼睛不好,她可能要花上一天时间来区分狗和猫的区别,但她仍是受欢迎的一位老人,可能是因为她是整个罗克洛斯街唯一一位不会为5提斯斤斤计较的人,可这对三个小鬼不会有什么帮助。

    “你好,麦斐夫人”亨利彬彬有礼的说道,“你好,年轻人,有事吗?”麦斐回答道。“我想要半斤乳酪,一斤香肠和两斤面条”亨利假装要买的样子,“稍等年轻人,我去找找”麦斐缓缓走进储藏室。这时,汉斯从后面走来,往他们“采购”食物的篮子里放入香肠,袋装糖果和豆子罐头以及淡水直到过路的巡警发现他们。“嘿,你们在干吗?"肥胖的巡警吼道,”“该死的,被发现了”汉斯说道,“为何芬克没有提醒我们”?正好这时,麦斐拿着半斤乳酪和面条走来出来,亨利一改之前的绅士风度,抢过了用纸包裹的乳酪便开始奔跑,自然汉斯也是。巡警开始追捕这两个小偷,因为街上没有多少人,所以两方便无需注意躲避障碍和路人,跑了一会后,巡警显然走不动了,便回去告诉了麦斐,为此麦斐奖励给了这位警官一顿午饭,并叫来了自己在农场打工的儿子来管理店铺。

    两人气喘吁吁的回到树屋,“尽管没有芬克,我们还是做到了”亨利说道,“没错,我们做到了”汉斯喝了一口水后说道。“让我看看拿了些什么,恩,两袋糖果,四个罐头和两包香烟还有些香肠和半斤乳酪。如果不是为了过冬我真想开个宴会,汉斯。”“天色不早了,还是赶紧弄些吃的吧”汉斯催促道,亨利随即将香肠串在木串上,生起了火。刚刚摆放好香肠,汉斯说“你有想过要找个工作吗,亨利?“当然有汉斯,我想当将军和诗人,即使到十年后我也会这么说”亨利说。“我指现在,你必须有一份稳定的收入了,我们不可能每次都成功。”汉斯说道,“行,我的朋友,等过完冬天,我就去找工作。”亨利笑着说了出来。“现在,还是吃完晚饭吧”,亨利说着,将手中烤熟的香肠递给了汉斯。

    Tag:
  • 汉斯

    分类: | 2013-07-17

    他的名字叫汉斯,和他父亲的名字一样。他是个充满故事的人,尽管他从不对除了他的好朋友亨利以外的其他人说起,所以如果要真正了解这个人的话,便不妨从他少年时候说起了。

    勒斯德勒州隶属于瓦克萨斯的一部份,是瓦克萨思最大的一个州,也是整个国家重要的粮食供给地,那里出产小麦,哦对,说到小麦,在汉斯的一生中,无论时间怎样地消磨着他的意志和记忆,那片被铁栏围住的小麦地和勒斯德勒州上空的繁星总是能让他回想并温暖起来,当然,还有亨利。

    汉斯的父亲曾是个军人,在建国战争中失去了一条左手,所以,他被迫退役,汉斯的母亲瓦林娜知道后好像发了疯一样暴躁,因为这个失去了左手的丈夫将会失去太多的工作机会,当想到未来的日子,瓦林娜就不由的恐惧起来,于是,一个星期后她和情夫走了,留下了他六岁的儿子汉斯和他的父亲,为了活下去,汉斯的父亲不得不拖着一条不能用的左手去拼命干活,好供给他和儿子汉斯的基本需求以及自己每个星期一包的廉价香烟。忙碌的生活使他根本没有时间抱怨,所以,他经常把火发在儿子汉斯身上。一次,当汉斯走出当地学堂的铁门后,老汉斯在门前平白无辜的打了他一顿。作为报复,小汉斯自此再也没有进过学堂,尽管他的功课并不差。自此以后小汉斯也很少回家了,而也正是这时,他遇到了自己一生中最要好的朋友亨利。

    亨利是个聪明人,而且是个天生的商人,他善于将汉斯偷来的东西用更高的价格卖出去,当然,在他们参军后便再也没有这么干了。因为同汉斯一样,亨利的父亲在把自己的儿子的腿骨打折后,亨利便决定离开这个家,而两个孩子的见面是在斯克斯顿将军的别墅里准备往院子里最大的一颗苹果树上偷苹果的时候见的面,同时见面的还有芬克,所以,自此以后,三人便在一起行动了。

    一个还算明媚的中午,汉斯悄悄的把父亲买的面包撕成两半,带走了其中的一块离开去找亨利,走过一段小路,他们碰面了。“嘿,傻瓜”汉斯这样说道,“嘿,汉斯,你难道掉到水沟里了吗?我快等了两个小时了”亨利玩笑般的说着,接着他们又打趣了两句,开始走着。“嘿,汉斯,有吃的吗?今天杂货店没开门”亨利说,“当然”汉斯说着将撕过的面包又撕了一块给亨利,亨利接过面包大口的嚼着,看样子有一段时间没吃饭了。“哦对了亨利,你知道我们建的树屋里还有多少粮食吗?”汉斯问到,“可能没有了,幸运的话会有些老鼠和他们的幼崽”亨利回,“天啊,亨利你还想吃那玩意吗,除非我死了,否则我不会去碰那该死的老鼠”汉斯做出一副厌恶的表情,“那好,今天去叫上芬克,我们去搞些钱”亨利说完后便往麦田处跑去。

    芬克住在麦田附近的一个小屋了,他父亲很早就死了,她的母亲是国家雇佣来种植小麦的农工,在瓦克萨斯,普通人没有属于自己的田地,自然,她的母亲也是。值得一提的是,在汉斯的记忆中,他是三人之中唯一一个会准时回家的人,至于亨利,多数会在树屋上,靠着偷来的东西勉强度日,而自己则在父亲关上油灯后摸索回家。

    看到芬克了,满身泥土,头上还有些草屑。“嘿芬克,你去干嘛了?”亨利问,芬克回“捕虫”,“最好是这样,你的样子看起来糟蹋了”汉斯回,“对,我知道这看起来很糟,因为我要抓的是斯力克斯。”芬克说着,“斯力克斯只存在于故事里,听人们说那家伙足有十米高。”亨利回。芬克终于激动地讲到“我发誓我看见它了,不但行动敏捷,还很有力气,我用了很多的石子都没能砸中它”。“行了,伙计,如果我没搞错的话亨利好像有点活要我们去做。”汉斯按耐不住道,“哦,没错。谢谢你汉斯,我差点忘了。现在快到秋天了,我们要多拿一些食物在树屋里,顺便搞一些钱。”亨利说出了他此行的目的。自然,剩下的两人都没意见。

    “那么伙计们,去麦斐的杂食店怎么样?”看来亨利早已经想好了。“没问题”汉斯并不放在眼里。“能不能换一家,上一次我拿她的香皂的时候她发现我了,如果我再去的话肯定会被发现的”芬克有些紧张的说,“那么芬克就在远处看着一下,如果有警察过来就大喊我们,我们会听见的”亨利想了一会后说。

    “行,就像这样吧”汉斯等不到芬克的回答立刻说道,于是,三个孩子开始往镇上走去。

     

    Tag:
  • 我这一刻最想说

    分类: | 2013-07-15

    昨天答应了我爹,不再漫无目的的搞些什么都不是的东西在博客上一面装爷实际上装孙子,因为我也累了,而且好像更费时间,这种体裁既不是议论文,又不是说明文但最重要的是,我也看烦了。

    从明天开始我要写些真正的文章了,题目还没想好,但重要的是,这有异于之前写的那些,我不想再续写那些玩意了,我要写真正的文章,而且就在这一刻这样迫切的想要这么干,我要写小说,真正的小说,不管它看起来是什么,它永远都会是我这一刻最想说的。

    得好好想想思路了。

    期待明天。

    Tag:
  • 的确是我想讲的

    分类: | 2013-07-12

    最近听了很多音乐,可能是实在无聊,但这真的有用,虽然对于少有情趣的我来说很少接受自己不太认识的歌手的歌声,但不得不说,相比下来,我听的音乐数量和知道的音乐人还是多于班上的大多数,对于这点,我一直感到自豪,可能很蠢,但我喜欢。

    我在这里并不想提出什么音乐是我喜欢的,因为我觉得没必要,否则就会显示出我有多装,但我在乎吗?好吧实际上,我并不关心,就像这篇不负责的博客一样,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但至少,这才是现在我的做事方式,至于上面那个内容,的确是我想讲的唯一事件。

    Tag:
  • 还得好好想想

    分类: | 2013-07-10

    今天遇到一个人,他和我说了很多,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一个套路分析,一个中心,一个建议,一个鼓励,不管这会不会在今后的人生中起到作用,但的确值得我在多考虑一会了。

    现在看来,对很多事都不抱有目的的我的确要想个目的给自己了,而且还得是自己喜欢的目的,这我平时是想都不会想的,因为难点是在到底什么是自己喜欢的?于是我得到了一个建议,先走着看,然后再考虑是否真确,先不判断到时候你会不会想得起最初目的是什么的,至少这是一个可以试试的方法。

    好吧,还得好好想想。

    Tag:
  • 灵感在哪?

    分类: | 2013-07-09

    “我要灵感”,然后便没了灵感,总之,这就是我要说的。

    不管看身边的什么东西,球,杯子,表弟,不管它们是圆的,方的,傻的但共同点都是找不到可以写在这里的,于是我决定把三者合在一起,然后我让表弟拿着杯子和球,但随后发现,这除了让他看起来更傻以外,没有用处,灵感也只纠结在下午该干嘛上,好吧,不得不说我可能需要吃脑白金了……至少不是今天。

    咦,我要说什么来着,啊,哦,额,好吧我忘了。

    Tag:
  • 不说了

    分类: | 2013-07-08

    啊,今天写什么好呢?哦,对了,就写那个吧。

    我想,假期过了快八天了,但我还是以八天前的那个状态过的,整天睡眼惺忪的状态,而且从来没有好过,这致使了我在写文章时也是那样,在外人眼里还以为我又通宵和别人联机,虽然从十岁后就不这么干了。好吧,但我要说的是,今天我决定了要每天进行一定程度的锻炼了,否则假期一过我都快要穿不上我自己的泳裤了,虽然是不可能的。可今天起来状态是不怎么好,可能是昨天睡的太死,好吧,我瞎猜的。
    回想初三,一哥们竟然用三只指头捏疼我一只手,然后从今我怎么看我的手都觉得不协调,全班恐怕只有三个女生的手腕有我细,诶,不说了。
    Tag:
  • 没什么

    分类: | 2013-07-07

    今天打开博客一看,半天后终于意识过来,每次都觉得别扭的感觉原来出在博客名上,相信就连十岁的小朋友看到这名字也会不由的骂一声傻,其实这个标题是我爹出的主意,搞的彻底非主流了一次。但这么做是有根据的,少年博客=兴趣+文字(虽然因为现情况决定了我的博客上文字大于兴趣),所以当时我在看蜘蛛侠,而博客的主旨就是在上面添字,第二天我就看到了这名字,并在蜘蛛侠本人没同意的情况下代替他写了六年的字。

    所以也花了一些时间想了想要不要改一改,后来又决定不换了,我想的几个名字比现在这个更非主流,而且竟然这些名字其他博客都已经取了,所以到现在想明白了,不改了,要改也改成“蜘蛛侠,写字”。

    Tag:
  • 扯远了

    分类: | 2013-07-06

    哦,放假了,好吧,我知道放假了。往往这种幸福还是来的平缓一点,但很明显,我还是忘记了这么做。所以,我将这幸福持续了一个下午后又重新考虑该干什么。一直到今天早上,我还是看着桌面的各种图标发呆,唯一庆幸的就是以往像这么做还要花上一个上午绞尽脑汁在一些横线上添字,尽管和现在也没什么区别,好吧,说些其他的。

    不同于以往上午对着作业绞尽脑汁添字,下午对着博客绞尽脑汁添字,晚上绞尽脑汁想着这玩意到底能跑的起什么游戏然后去玩4399。而到了今天我终于想明白了,原来就是将上午的那一项让下午那一项代替,然后最后一项代替下午和晚上,但我没有因此而高兴。到现在也不明白,班上的有些哥们竟然可以玩一款网游玩上六年,哦,是玩到现在六年,而且电脑上只有这个游戏,也许是我太菜的缘故,我玩了三天这款游戏的战绩还没人家两个小时的高,但竟然这样他还不是最牛逼的,我真佩服排第一的哥们。

    好吧,扯远了,但不管这么多了,至少还扯的出来。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