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论恐怖片2

    分类: | 2014-04-26

    发表上次没说完的。

    现在我对恐怖片的兴趣还是只在看故事简介上,尽管我已经不怕几乎任何恐怖片里会出现的东西,但仍然不愿意花时间完整看一部,而且对剧情的要求也高,结尾不能做到大快人心的恐怖片基本不看,不过想来这爱好也真够奇怪的。

    从与恐怖片的相遇到现在,我一直没喜欢过这种类型的电影,却一直喜欢看此类的截图和介绍,自然也认识了不少有名的恐怖片,纵观一小段后发现,有一句话很多电影都喜欢用,但从来没有在恐怖片里到达的效果那么好——“此事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这么一句话摆出来,十一二岁的我已经怂了,便不再观览后面。

    最近,恐怖片被重新捡起,但目的是制造喜剧气氛……

    Tag:
  • 喜欢这样的无聊

    分类: | 2014-04-19

    又是无聊的一个星期。

    这其实没什么好抱怨的,它总在发生。除非发生的顺序错位,不然我仍然抱着一样的态度去面对(当然,如果错位,那么这个星期一定不会无聊),那就是不闻不问,但却要积极乐观,显出比现实更无聊的一面。

    好了,不谈这个。我仍是一名高中生,在这之前,我在一场名为义务教育的游戏中表现的并不出色,这让我决定花更多时间在自我认知或找借口上,那让我的头发越长越长,遮住了眼睛,所以那时的我看到的世界总是黑暗的。这不能怪到自我认知上,只是它没让我明白我自己,反而更加模糊了“我”的概念。现在,我开始怀疑自我认知,或者,怀疑一切。

    现在,我坐在教室,在不断调整姿势的情况下进行并不有效的学习,这很无聊——但我喜欢这样的无聊。

    Tag:
  • 清明节假期的第二天

    分类: | 2014-04-06

    今天是清明节假期的第二天。

    醒来时是八点十二分,再次醒来时是十点五十八,中途做了一个短暂的梦,关于明天的一个梦。我做过不少次这样的梦了,但从来没有一次“明天”是像梦里那样,尽管梦和现实的内容都很无聊。然后起床刷牙洗脸保持清醒为下午可能到来的平淡无聊做准备,直到我妈突发奇想要去度过想象中应有的假期,带着家人们远离城市的喧嚣,泡着温泉,有说有笑,然后晚上吃点夜宵。不管怎样,这比即将到来的清明节午后有意思多了,所以我不发表任何意见,跟着去了。

    在乡下吃过了饭,出发去温泉。我可以想象自己和家人一起,在温泉里,我通常会自己一个人,找一块没有人的池子,然后坐进去,双手张开搭在两旁,然后看着天,开始遐想。想象自己遐想一点意义都没有,因为我现在就在这么干。事实是,我们不得不为了进去等上3个小时,作为遐想的时间来说太多了,尤其是遐想不得不在烈日下进行。

    于是,我们灰头土脸的回了家,听到他们说“果然还是家里好”。

    Tag:
  • 清明节的一天

    稍带冷清的早晨,一个六班的同学发了我一早晨的短信关于她老妈的干儿子是如何死去的,然后我在这个这个悲伤的日子里安慰和鼓励她,直到发现自己比她更在乎这个和我毫不相干的男子。于是我去吃了一个甜甜圈,看看书,然后打开电脑想一下下午该怎么过。

    回想曾经的很多岁月里,我并不曾错过太多曾经认为错过的东西,像是恋人和交心朋友,但这些东西除了回忆便不再剩下什么,所以,到现在我仍然是一无所有(上面提到的东西),不过,我并不难过,因为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Tag:
  • 杂谈

    分类: | 2014-03-29

    实际上刚刚回来忘了打招呼就默不作声的发了两篇文章,当然,我确信看到这段或前面那些东西的只有我和父亲,所以不客套了,转正题。

    很久没写博客了,不过看了一下访问,好像还是没能突破九千大关,从两年前开始,一直是八千多,不过作为这几年不停的漫不经心向这上面堆字的惩罚来说,也值了。剩下平均每星期一,二的涨幅多数是老师光顾的,但我并不太欢迎他们。

    虽然没多少访问,但我以后仍然会在上面写字,直到另一个不具体的时间内,至少不是现在。这样说显的一点意义都没有,但这是实话。

    说一下现在吧,我在昆明一所中学上课,没有遇到让我改善周遭的动力,没有遇到让我能奋斗的理由,没有遇到让我愿交心的朋友,没有遇到让我可欢心的姑娘,我讨厌遇到什么都遇不到。在这些前提下,我变成了一个被世俗包裹的16岁老头,它们让我变的更现实,且更讨厌现实。

    也许高中让我显得更为沧桑了,因为我学会了打球,否则中午我只能睡觉,从中看出我的确向自己妥协了,这是成熟的表现。

    Tag:
  • 无题 - [小说]

    分类:小说 | 2014-03-28

    “高中?”

    这会比我想象中有趣。当我只是傻站着听到这个话题的时候,我总会这么想,即使现在也是。

    这和初中没什么两样,给自己找些其他的乐子罢了。一个由圆滑的舌头和早已烂透的脑袋组成的高中,足够满足我的需要。看着我的同学们,相信以真情博得尊重,用肮脏的言语建立风格,却没有一点点渴望改变的热情,有的只是一些不服规矩的小手段。他们像我看见到的每一个人,每一个普通人。而他们所做的,和多数普通人一样,在外界还没有强行改变他们之前享受着一尘不变带来的安全感,我并不讨厌这种生活,因为我也是一个普通人。

    高中不是一个特定的供每个人发现自己某一处的阶段,发现是一个时间早晚的结果,所以我回避一切和高中对于价值观培养的问题。上面说了,我要为自己找到一些其它的乐子。乐子是什么?从没问过自己,我只是知道我想要什么而已,或许,我知道我可能想要什么。当我坐在高一班级的教室里,我会看书,也许只是想表现的与众不同,但谁会在乎呢?也许我只是呆在椅子上什么也不干,直到我前排的女生猛然坐下,摆出一个舒服的姿势趴在桌子上。也许我还会对她有那么一点幻想,然后约她出去,坐在一个更为柔软的椅子上面,而我听到的也许只是打发时间用的词汇,她是个笨蛋,而且可能并不在乎什么,而我会发现自己也不喜欢她,只是时间问题。也许我该起来走走,然后睡去,用一块硬糖塞住脑子,再做一个梦,关于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高中并不有趣,但它充满了不少看似欢乐的人们,而且也将会继续快乐下去,直到我看不见后。

    Tag:
  • 分类:小说 | 2014-03-23

    家里有一个闹钟。

    从记事起它就在这个家里了,银白色的铝合金外壳,两个为发出闹人声响而做出的“耳朵”,一个连接双耳的提手,前沿的两只细小“双腿”。作为一个十年前的闹钟来说,它太完美了,而也正是这个原因,它始终没成为像我那些缺胳膊少腿的玩具一样,被匆忙丢弃。因为在那些年中,它是家中唯一有点装饰作用的“烦人玩意”,父亲故意将它放至离卧室有一定距离的客厅,然后在寒冷的早晨光着身子将它关掉(不然 它会一直响着,而且声音极其刺耳)——那声音是我童年的一个噩梦。

    在4年前的一天,它失去了闹钟这份职位,变成了一个单纯的装饰品,尽管它已开始生锈,积满灰尘。

    Tag:
  • 想起来再说

    分类:小说 | 2013-07-21

    上次太匆忙,忘了写泰国的好多东西,今天写一下。

    实际上,泰国的机场还是比较干净的,除厕所以外,其它地方都没有作为机场不该有的东西。可能是人太挤,而且中国人占多数,所以没去关注那里有垃圾之类的什么。说实话在那里看到的泰国人还没我在国内机场看到的多,一眼望过去百分之九十九是可爱的国人提着大包小包,我想,泰国机场真是贴心,为了不让旅行中的国人感到环境的不适,连国内的氛围都做了出来,要不是墙上的问候语是以泰语为开头我还以为我妈骗了我其实只是飞去了国内的某个地方。

    泰国的建筑物多数又矮又平,远离市区的地方房屋隔得非常开,这在国内是很少见的,尤其是在搞城市建设的城市。来了六天,去了海滩,看了人妖,吃了水果,看着只能靠电视里的人当时的行为判断节目类型的电视发呆,和国内是大有不同,但在此不一一列举了。值得一说的是,感谢我妈强制没让我带电子产品,让我在酒店里不得不看泰国当地的电视节目,换了三间酒店,终于在最后一家中找到了一个国内的频道,感动之下把平时从来不看的导购节目看了一晚上,虽然不知道这个节目是怎样出现在这里的。

    剩下的,等想起来再说吧。

    Tag:
  • 汉斯

    分类:小说 | 2013-07-21

    “叮”,敲打石块的声音对于吉克来说胜过所有音乐,并且他乐于这点胜过他的工作。今天,他端了一杯小麦酒,坐在办公室,坐在阴暗的麦克斯监狱,看着人们用尽他们除了站稳以外所有的力来挥动双臂,汗珠从他们的背脊一直流到腿部,他们不能呼喊,或是要求一点点放松,因为他们现在是囚犯,他们所能做的事就是直到耗干他们身上所以力气为止之前不停挥动双臂,只为了在晚上八点一个房间一碗的粥,当然,吉克并不关心这点,他现在正聆听着这场由社会的最底层人士表演的音乐会,而他认为自己会是指挥,可笑的是他一点音乐天赋都没有。“偶,是克里警长,偶,对,嗯,你要知道监狱不能再容纳更多的人了不管这里每天要死几个犯人,总之,去找其他的监狱吧,当然,不,就这样。”接过来自警局的电话后,他喝了一口咖啡,然后处理烦人的文件。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四年,当年那对充满活力和调皮的三兄弟早在四年前便解散了,现在只剩下倒霉的两人每天出卖自己的劳力却分文无收,当一天将要过去时,还有为了一碗粥而打上一架。但很不容易的是,他们仍是最好的朋友,尽管他们也为这碗粥发生冲突,可是,在这样一个连活都有问题的地方,两人最终只能握手言和,他们曾计划逃跑,将工作用的锄头偷偷带回去,然后往墙上的裂缝狂砸不止,但最后换来的却是整个房间的人被关了为期三天的禁闭,从此后,亨利便变的比较配合,当然只是为了不再回去那没有厕所,没有食物,没有光的禁闭间,至于汉斯,也别无他法。

    汉斯后来知道了一些这里的情况,麦克斯监狱除非有人愿意花费高额的赎金来换取自由,不然便只有听天由命的份了,汉斯和亨利知道,不会有人会为释放两个小偷支付这些钱的,所以他们便再也没打算出去了。直到这一年,汉斯20岁,亨利21岁。

    汉斯再一次用力的击打石块以阻止他继续胡思乱想,力度之大竟使得整个石块破开,无数的石块飞往各处,一些飞到了他旁边人的身上,但多数人并不怎么介意,除了一个人,塞斯。他身材壮硕,脾气暴躁嗜好搏击,当然,除了他自己外,没人清楚他是怎么入狱的,而且他的样子和四年前没有一点变化。

    “嘿,小不点,石块打到我的脸了,如果你再不小心点的话,我会让你像这些该死的石块一样飞出去。”说完,塞斯向汉斯走去。汉斯没有回答他,而是继续敲打石块,只是动作开始平缓和有序了。“嘿,胆小鬼,要不给我答复,要不快点滚蛋,我会很乐意用些不太友好的方式请你离开。”塞斯放下铁镐说道。汉斯仍然没有理睬,于是,塞斯站了一会后,咬紧牙向汉斯的脸上打去。虽然汉斯在这之后有意识的躲了一下,但还是被这一拳打的转了几圈,险些摔倒。随后他握紧铁镐向塞斯打去,但这种状态下的汉斯能掌控的力量实在少之又少,塞斯抓住了这软弱的一击随后又踹了汉斯,这次,汉斯接近飞了出去,且没有再能站起来。

    塞斯向汉斯吐了一口痰,随后捡起铁镐将要回到自己的工作场所,这时,亨利向塞斯冲了过去并用力的向塞斯头上打了一铁镐,这一下并不沉重,但却很有力,塞斯开始捂着头大叫并想回过头看看是谁在袭击他,但随后又被亨利朝着小腿打了一下,终于,塞斯跪了下来捂着各处,看起来毫无还手之力。正当亨利还要继续时,监督劳作的狱警将亨利击翻在地,带上手铐,押送了出去。亨利知道,他将要面对的,又将是那间毫不透光的屋子,一到晚上能够安静到听到自己心跳的屋子,但他并不害怕,他只是想再揍那混蛋一次。

     

     

    Tag:
  • 汉斯

    分类:小说 | 2013-07-21

    时间过去不知多久了,汉斯只觉得头仍在晕,接下来,他看到的是好朋友亨利以及几个并未认识的少年,大概十五六岁,和他们年龄相仿,身上充满了异味,看样子在这待了有一段时间,身上满是伤痕。亨利看到好朋友醒来,赶了过来。“你还好吧”亨利问候到,“还好,除了那该死的混蛋向我脸上留下的脚印以外我并没什么很想说的”汉斯说道这里吐了一口痰。汉斯开始回想起之前的事,像是发生在刚才一样清晰。

    本来该一切顺利的一次盗窃,或是一个为亨利的话做一个见证的一天,终极是以这一伙人的失败为告终。由于国家实现宵禁,所以洛克罗斯街上的晚上不会有太多闲人,这对三个小鬼来说是个最好的机会,一旦临近冬季,所以的人家都会来购入最后一批过冬的货物,这也是社会外人士最后“进口”食物的一周,因为一旦过了这周,这里将会有一段时间不提供任何物资,包括香烟。小鬼们熟练的撬开商贩的门,用粗麻带装上玉米和香肠,以及有钱人喜欢的牛奶和乳酪,当这一切都完成时,亨利点了一根烟,然后准备离开这个阴暗潮湿的洛克罗斯,可这时,对烟味敏感的汉克警官循着味道找到了他们,借着月光看到了他们所干的行径,与之前的胖子不同,汉克正值中年,未等他们反应过来,他已抓紧了芬克,芬克开始大叫并试图挣脱这个男人的束缚,亨利吐掉了嘴中的东西并冲向了汉克,却被汉克用脚踢开,正当汉克准备问话时,汉斯用全力将手中的袋子砸向汉克,这一下看来有点份量,活活将汉克酿跄了几步后倒地,芬克疯狂的向着一个方向冲去,至于那个方向通往哪,已不是他现在关心的了。亨利试图叫住这个一起行动的伙伴,但那一脚的疼痛使他几乎是瘫软在地,汉斯试图扶起亨利,但随着刚才芬克的大叫,附近巡逻的巡警几乎全部赶到了这里,汉斯很快被制住还被气在心头的汉克用力的往脸上踩了一脚。这便是现在汉斯能回忆起来的关于那晚所以的事了。

    “芬克呢?我没看见他”汉斯擦了一下眼睛然后问到,“我不知道,可能逃脱了,要不然就是关在其他牢房”亨利摇摇头说。这句话一完,两人便开始沉默。不知过了多久,狱警端来了一碗恶心的东西从牢房的缝隙中放下,看样子是碗粥,但那颜色让两人很没胃口,轮不到他们发表感想,关在一起的几个人一涌而上抢夺这碗两人说什么也不会碰的东西,并推挤周围的人,亨利无法想象到他们有多久没吃饭,更无法想象到他们在这里待了多久。很快这碗东西空了,几人并没有将这东西分配均匀,但他们也没有力气为此争斗了,所以互相回到了各自的角落里睡觉了。“奥,这是我见过最为糟糕的事了”亨利道,“不,最糟糕的是我们不久后就会变成这个样子了”汉斯开始不安道。

    冷风透过铁栏吹在每个狱中的人身上,汉斯开始往手心哈气,没错,真正的冬天要来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