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个月前的我,丢出一堆四不像文章,开始远走高飞,感觉良好。

    如今的我看到往日文章,感慨万千,在回家的路上酝酿良久,回想着昔日的辉煌,准备从此回头继续将曾经的梦还原。
    但离开的日子里,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要装逼”。于是,我怀揣着梦想,继续在博客上装逼。
    这么做的后果我比谁都明白,我甚至希望能马上看到后果。
    但我仍要这样做。

    到这里,这篇文章已彻底和我的初衷脱轨,因为我在往日的记忆中找到的没有一个是我的初衷,我也不希望为这篇文章搞特例。这座鱼龙混杂的大厦中,发表初衷似乎很难,比如第一次我喜欢写儿童作文,于是我的第一页记忆中都是儿童作文,第二次我喜欢讲自己都未想过的人生道理,于是第二页记忆中全是别人的处事经验,第三次我喜欢乱拍照然后发表意见,于是第三页的记忆没有文字只有标题,第四次我喜欢乱忽悠你们,第五次喜欢为乱忽悠你们而道歉然后继续忽悠你们。不知不觉中,我的记忆已写成了书,但书中都不是初衷,因为我不想太装所以我对此事保持沉默,希望找个志趣相投的一起沉默。但后来我又发现,没人和我趣相投,更没有人和我志相投,通往理想的路上,始终是残酷大于现实。慢慢的,没人愿意去理我,去想我,看我只是因为我在跌倒时发出了声响,我的初衷永远是美丽而梦幻的,所以摔倒了无数次却仍未能跑的我不再去写初衷,他们被关到了第一页,而现实的我,宁愿残酷。
    慢慢的,我的一切行为被看为了装逼,我很高兴,终于没人不再理我了。
    现实的我既是如此,也许未能在同是梦想的路上被赞扬,仍能在路上被议论,虽然——这仍是梦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豪迈的)

    Tag: